屌丝吴能的故事

不要相信广告 都是骗人的
如果告诉你刘雅,刘赟,韦雪,这三个出类拔萃的美女裸照集中在一个屌丝的手里,你肯定不会相信,一个月前屌丝吴能还在网吧里一边抠脚一边吃着泡面,现在自己已经握着三个大美女的软肋坐在豪华的真皮沙发上喝着红酒。


  吴能满以为自己一口气拿下了三个可爱的美女,虽然借用了刘星的帮助。可是事情也不像他想的这样简单,首先韦雪以侦探社有工作为由,一阵风似的飞回了纽约,在拿下韦雪的时候韦雪就告诉吴能自己的底线,屌丝吴能想了想没有阻止,反正韦雪早晚要回来的,到时候。


  现在吴能和刘星的身边就只剩下了混血美女翻译官刘雅和萌妹子刘赟这对娇艳的姐妹花。住在刘雅出钱租的高层公寓里吴能仿佛过上了宅男的帝王生活,斜躺在柔软真皮的沙发上,左手拿着一个高脚水晶酒杯,酒杯里是琥珀色的红酒,吴能的右手环搂着怀里的青春美少女,吴能的手掌按着刘赟胸前一个鼓鼓的小肉馒头。吴能的眼睛看着对面墙上挂着的48寸液晶电视,正在播放着日本的成人电影,看着画面里天海翼舒爽的表情,再看看蜷缩在自己怀中的可爱萌妹子,吴能满意的笑了。


  今天的刘赟打扮的也很特别,身上穿着纯白色的蕾花边半袖连衣裙,小萌腿上套着带着一圈蕾丝小花边的长筒绣花白丝袜,刘赟的小汗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小公主皮鞋,圆圆的鞋面包着刘赟圆挺的脚背,煞是好看。刘赟一头乌黑的长发梳成了两条垂在肩头的小辫子,看上去就像一个十几岁的女中学生,还是最可爱的那种。吴能就喜欢这种调调,清纯可爱又很幼齿。


  自从在韦雪姐姐的家里被王龙和王虎这两个凶恶的人贩子绑走,经过人肉市场的磨难和吴能,刘星的各种调教,萌妹子刘赟原本一张白纸的青涩身体也有了明显的变化,胸前的两个小鼓包已经发育成了一对倒扣着的圆润玉馒头,吴能捏在手里弹弹的软软的挺挺的,听着怀中的萌妹子用女孩的童音发出忽高忽低的可爱娇喘也是不错的享受。吴能看着怀里刘赟红扑扑的圆脸,猥琐的淫笑了几声,「我再揉捏上几个月,你的小咪咪就赶上你刘雅表姐的大白奶子了吧,小骚货。」刘赟听了羞耻的把头低了下来。


  表妹刘赟落在吴能的手里,表姐刘雅同时身处在刘星的家中,这对姐妹花是吴能和刘星两人共享的性奴。韦雪走了以后,吴能和刘星就把这对姐妹花淫荡的瓜分了,一人一个星期然后交换使用权。妹妹刘赟在吴能的手中那姐姐刘雅就落到了刘星的手里卖屄。


  刘星对自己这位美艳性感的翻译官姐姐的迷恋其实超过了粉红玫瑰韦雪,因为刘雅和刘星一起长大,家庭中出类拔萃的天之骄女刘雅被用来和刘星各方面的比较,一直是屌丝刘星巨大心理压力的来源,刘星渴望逆袭,渴望推到强势优秀的表姐,但是很长时间刘星都知道这是不切实际的瞎想罢了。


  刘星多少次手淫时的性幻想对象都是自己强势冷傲的刘雅姐姐,现在形式彻底的翻转了,永远压在刘星头上的这位美艳表姐输掉了内裤,跪伏在刘星的胯下做了予取予求的性奴。现在这位翻译官姐姐就侧躺在自己的床上,用委屈的眼神看着自己,等着让自己饥渴挺硬的鸡巴插进自己温润的肉屄里。


  看着表姐用侧卧的顺服姿势摊在自己的床上,巨大的心里感觉让刘星的胯下已经硬的不像话了。吴能喜好清纯可爱的女中学生风格的女孩,所以刘赟才做了可爱小公主的打扮,刘星和吴能的品位不同,刘星喜欢的是比自己年龄大的美艳轻熟女,享受少妇成熟美艳的性感肉体,韦雪和刘雅都是这一种风格的美女。


  现在的刘雅按照表弟的喜好打扮了自己,混血美女长长的双腿上裹着纯黑色菱形花纹的长筒丝袜,雪白的身上只穿着一件抹胸的红色低腰小短裙,红色小裙子的下摆将将没过刘雅的雪白浑圆的大腿根部,看起来既风骚又性感,加上刘雅177cm的绝对身高,侧躺在床面上更凸显出身材的完美曲线,构成了对男人致命的诱惑。


  现在的刘雅已经彻底的认命了,自己就是这两个畜生下贱的玩物,只要能保住自己的脸面,其他的一切任凭两个男人处置。对于卑鄙无耻的吴能,刘雅既恨又怕,被吴能百般胁迫,刘雅的内心是崩溃的,恐惧与吴能的疯狂与毒辣。


  但是对于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表弟刘星,刘雅的感觉就复杂多了,大号美女刘雅确实非常痛恨刘星这个畜生对自己做的禽兽不如的事,害得自己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给男人免费的送屄,可是刘雅同时也很心疼自己不懂事的傻弟弟被韦雪这个贱人反复的利用,把自己拖下欲望的深渊,造成姐弟乱伦的无耻骚事。


  另一方面,在自己完全反抗不了的情况下,刘雅也慢慢的沉沦在这种变态的肉欲里,和刘星的禁忌性爱还带有乱伦的背德快感,刘星又是自己报复韦雪这个贱人所能唯一依靠的武器,作为性奴的自己时时的要讨好他,用美艳的身体侍寝,所以刘雅常常用古怪的眼神看着刘星。


  自己再怎么想也没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刘雅痛苦的低下了头,看着色急的刘星又扑到了自己的身上,刘雅哀叹一声平躺下来分开了开档黑丝袜的修长双腿,做好了被插入的准备。「表姐,我好好疼爱你啊,你真香。」刘雅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刘星趴在表姐的玉体上,臭烘烘的嘴巴在刘雅的颈子和脸颊上乱吻,表弟胯下挺硬的大鸡巴在自己的股间拱来拱去一直没有找到进入的位置,美丽的女翻译官无奈的转了转头,把自己的左脸贴到刘星亲吻自己的嘴唇上,一只玉手探到自己的胯下,三根玉指兰花型轻轻的捏刘星火热的大龟头,引导着顶到自己的花瓣上,「很配合吗,姐姐,你已经迫不及待了。」刘星嘿嘿一笑往前一拱腰进入了表姐等待很久的温热身体。


  比起吴能短小早泄的软阳具,表弟刘星长度和直径都将将好的大硬鸡巴还是能给刘雅带来很大的快感的。刘雅很快进入了挨炮的体位,性感匀称的两条长腿像炮架一样压在表弟刘星的肩头,随着刘星插入自己时身体的前冲刘雅修长的美腿绷得很紧,像弓一样翻折到一个很大的弧度,两只美足的脚尖都将将要贴到自己的脸颊两边了。美女的腿越长,做爱时架在男人的肩头弯折的幅度越大,给男人的感受也越强烈,也只有刘雅这样拥有超级长腿的混血美女能做出这样超级大幅度的性爱姿势。


  表姐架在自己肩头上的长腿带来的弹性质感让刘星肏的很起劲,一下下有力的抽插,鸡巴噗的一声插进去,同时把刘雅的大长腿平着压得很低,接着借着刘雅双腿往上抬的弹性再把蜜穴里的鸡巴舒爽的顶出来,啪啪啪,刘星每一下都保证自己胯下的阴囊重重的撞击在刘雅雪白光滑的尾骨上。


  啪啪啪,一下下深深的肏干,混血美女刘雅的超级炮架让表弟刘星的男根每一次都彻底的尽根没入。「呃,呃,呃,慢一点,好弟弟,好弟弟,姐姐不行了啊,啊,呃呃,呃呃,呃呃···我快到了,呃,要泄了。」刘雅想保留一点自己的冷艳矜持,可是在这样的肏干下,也只能纵情的淫叫了。


  被这样大开大合的抽插着,刘雅已经欲火焚身了,只能兴奋的娇喘着,汗水沾满了滑腻的肌肤。「啊,啊,啊,爽啊,啊,姐,你的小屄又紧了,我要射了啊,太爽了。」正在射精的关头,刘星才不想慢下来呢,加快了抽插的节奏。挺硬的肉棒在表姐用淫水润滑的很好的阴道里前后摩擦着。


  肏干到现在,刘星清楚的感受到表姐刘雅的阴道疯狂的紧缩着,阴道壁突突突的颤动起来,这是马上高潮的前兆,刘星淫邪的一笑,狠狠的往热烫的花穴深处撞了两下,刘雅已经是箭在弦上,此时再也控制不住,子宫一阵收缩,一股新鲜的阴精破体而出,刘雅被送上了高潮的顶峰,刘星也是感同身受,直到鸡巴越来越热,越来越胀,然后是狂野的喷射,爽射的浓精像出堂的炮弹一样射进刘雅的阴道深处,姐弟的精液交汇在一起。


  射精之后的刘星喘着粗气趴在表姐刘雅满是香汗,滑腻性感的白嫩肉体上,往往在这个时候刘星都感到心中一阵恐惧的空虚,韦雪对自己说的话又在脑海里回想着,「刘星,你是傻屄啊。吴能早晚把你卖了,你就是他的替罪羔羊,什么事都是你做的,你自己想想你会怎么样。」刘星厌倦的闭上了眼睛,不愿意去多想。被刘星压在身子底下的刘雅心中也是暗暗的生气,虽然把自己肏的很爽,可是射到自己的身体里面,回去又要吃避孕药了。


  刘星烦躁的把表姐刘雅高潮之后软绵绵的身体翻过来,把自己胯下的肉虫递到刘雅涂着淡粉色口红的檀口边,刘雅厌恶的哼了一声,知道自己要进行做爱后的例行公事,用自己的嘴巴清理表弟腥臊滑腻的肉棒,刘雅无奈的把刘星的男根含进嘴巴,忍着冲鼻的骚味用香舌刮弄大鸡巴的沟沟坎坎,用自己的唾液涂满刚刚在自己的小屄里射精过的肉屌,直到把重新把刘星的肉棒舔的干干净净。


  屌丝吴能非常的好吃懒做,原来靠着在网吧打LOL黄金的单子勉强糊口,现在吴能有了刘雅这个顶级白富美性奴隶,吴能干脆什么也不干就用刘雅给的钱开始花天酒地。虽然看似掌控了一切,手里的东西足够刘雅身败名裂的了,吴能这个人渣可是不傻,时间一长,在清楚地知道了刘雅的家庭背景后,吴能心里也是一阵阵的后怕,现在头脑简单的刘雅被自己胁迫在手里,如果哪一天她头脑一热把事情捅出去,那自己肯定死无葬身之地,晚上躺在床上吴能左思右想,怎么办呢,自己现在和刘雅的关系就是在玩火。


  最终吴能打定了主意,一定要逼着刘雅和冯哲离婚,然后自己可以和刘雅结为夫妻吗,彻底的霸占刘雅,如果白富美刘雅成为自己的性奴老婆那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而且有了这样有实力的性奴妻子,自己的下半辈子就衣食无忧了,转眼步入幸福的上流社会。


  转过天来,吴能把刘雅叫到了自己的屋子,一进门刘雅刚脱下自己新买的最新款蓝色巴宝莉半高跟淑女鞋,就被吴能从背后一把死死的抱住,一条麻绳搭上了刘雅的肩头,又要被捆起来了,对于吴能刘雅是不敢有任何拂逆的,听话的自觉把双手背到身后,让吴能把自己高挑的身子一道道的反捆起来。这样的反背束缚捆绑刘雅已经体验了好几次了,都是穿着情趣制服扮演女警察,女护士,女空姐,然后被吴能扮演的坏蛋捆起来,接着进行各种的羞耻Play,有时还要被打屁股。


  把美女翻译官被反捆的丰腴身子推到卧室里,吴能把刘雅后背贴着装饰用的玻璃墙壁死死的按住,双手开始揉捏刘雅胸前的一对大白兔,刘雅是典型的慢热型的女人,外表是绝对的冷艳高贵,需要吴能用双手慢慢的把刘雅的肉欲挑逗起来。


  早泄的吴能也很喜欢把前戏做足,揉捏拍打刘雅胸前的大奶子,嘴巴亲吻刘雅最敏感的耳垂,接着扣弄刘雅两腿之间的小屄。刘雅仰头看着天花板,等着面前瘦小猥琐的男人像往常一样解开自己的裤带,扒掉自己的西服裤子和细带的内裤,然后压上来享用自己悲惨的身体。


  可是今天吴能却迟迟也没有动手,刘雅疑惑的嗯了一声,吴能笑了笑,「刘雅,雅雅,我和你说点事情。」接着吴能就把要刘雅和冯哲离婚的想法说了出来,刘雅惊得合不拢嘴,离婚,刘雅从来没想过,虽然现在身不由己的对丈夫已经彻底的背叛,刘雅还是想保存这一段名存实亡的婚姻,也是自己最后的坚持。


  刘雅和冯哲的婚姻是家里包办的,年少有为的冯哲是刘雅父母理想的乘龙快婿,这样的家庭里刘雅是没有多少自主权的,也没有多么深的感情和冯哲,生活里也是小姐脾气对冯哲处处刁难,而且冯哲背着自己和韦雪上床是刘雅也是怎么也不能原谅的。


  可是,这些年的耳鬓厮磨,真要提到离婚,刘雅还是不能接受。「雅雅,如果你不主动和你老公离婚的话,我把你的视频都发出去,那样你和你丈夫还是要离婚的,而且你身败名裂,与其那样不如你自己主动和他分了,你保存了脸面又没了后顾之忧,我们才能快乐的在一起啊。」快乐,多么讽刺的字眼,可是刘雅知道自己别无选择,吴能抛出手里的东西,自己就是要被逐出家门的命运。


  吴能看着刘雅惨白的脸颊,知道刘雅已经动摇了,接着说:「你不用担心,离婚的理由我帮你做好了,冯哲和韦雪鬼混的视频,拿着这个视频给大家看,冯哲就得被你们家扫地出门,你是婚姻的受害者,又能得到大家的同情,你还是你的白富美大小姐。」刘雅脸色通红,咬着嘴唇不出声,「离了婚,你是单身,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在没有什么顾忌了,多么快活自在。」威逼加上利诱,六神无主的刘雅动摇了,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吴能看到自己的目的达成了,淫笑着把刘雅被反绑着双手的身子按跪在自己的胯下,拉开睡裤的拉链,掏出自己短小的肉虫,直挺挺的杵在美女翻译官的琼鼻前面,「开始你每次的必修课吧。」吴能用手拍了拍刘雅的后脑,催促美丽的性奴刘雅张嘴迎客。


  男人阳具骚臭的腥味直冲鼻孔,刘雅委屈的张开温润的红唇慢慢的把吴能的肉棒吸允到湿滑的嫣红嘴巴中,开始用香舌的舌尖上下挑动吴能龟头上的冠状沟,一股男人的尿骚味传了过来,自己居然含着男人最野蛮肮脏的东西,还要卖力的吮弄着。刘雅的眼泪刷的一下流了下来,不是第一次给男人口交了,可是高傲的刘雅还是难以接受跪在男人胯下的口舌侍奉。


  好在没有多长时间,早泄的吴能就被刘雅温润的口腔吸允的要射精了,吴能赶快把自己兴奋到极点的小鸡巴从刘雅的嘴巴里抽出来,接着把刘雅半拖半抱的弄到自己的床上,猴急的掀起刘雅白色亚麻布过膝长裙的下摆,吴能的双手伸到混血美女的胯部,三两下解开粉色细带内裤两侧的绳扣,把粉色小内裤从刘雅的两腿之间抽了出来。


  双臂交叉的贴在后背的脊柱上,被反剪的又酸又疼,刘雅很希望吴能快点完事,好解开自己的束缚,所以刘雅配合的往两边分开自己雪白结实的长腿,让吴能跪到自己的两腿之间,挺硬的小钢炮轻车熟路的顶进自己的身体里,「呃,呃,呃,快点吧,呃。用力啊,呃,呃,舒服。」刘雅像模像样的娇喘了几声,听到少妇软绵绵的肉欲嗓音,吴能就颤抖着一泄如注了。


  云雨一番,被松了绑绳的刘雅和吴能慵懒的平躺在豪华的大床上,从吴能的手里接过装着韦雪和冯哲赤条条做爱视频的U盘,刘雅知道自己没有回头路了。


  吴能笑着拍了拍刘雅带着性爱余韵的粉红脸颊,「乖乖的和你丈夫离婚,别逼着我把你和刘星乱伦的骚事给你丈夫发过去,那样你就是被扫地出门了,小骚货知道吗。」


  吴能笑着看着刘雅整理好身上的衣服,失魂落魄的走出了房门。过了一周的时间,事情好像出乎意料的顺利,刘雅把视频给冯哲一看,说这是韦雪录制的,你自己考虑吧,咱们好合好散,最好别让我告诉我的父母。


  冷汗直冒的冯哲就知道这个家完了,自己和刘雅的夫妻缘分到头了。冯哲当即同意和刘雅协议离婚,虽然刘雅的父母在知道了冯哲以感情不和为借口要和刘雅离婚的消息后苦口婆心的劝说着两人回头,可是那有什么用,刘雅的母亲流着眼泪让刘雅回心转意,可是木已成舟,即使冯哲是刘雅父母眼中非常出色的佳婿,两人还是离婚了。


  离婚后的刘雅恢复了单身,同时心里里空荡荡的,两人的房子归到了冯哲的名下,算是刘雅心里对冯哲的一点愧疚补偿,虽然以刘雅的家庭实力再买一套公寓也不在话下,可是在吴能的绝对要求下刘雅无奈的拖着一个蓝色的旅行箱住进了自己租给吴能的高层公寓里,作为吴能的性奴彻底被吴能垄断了。


  吴能和刘雅两人开始了放荡的同居生活。这样吴能玩起刘雅这位清熟女翻译官就变得更加方便了,白天打扮的精致干练的美女翻译官刘雅到外交部上班,晚上回到了家里就是屌丝吴能的性奴兼女仆,刘雅不会做饭,吴能更是好吃懒做,所以两人每天就叫着各种款式的外卖。在两个人的衣橱里,吴能给刘雅准备了各种风格的情趣制服,每天回到家刘雅就要换上吴能挑选的情趣制服玩各种情趣的SM游戏。


  这天傍晚,下了班的刘雅拖着慢吞吞的脚步往吴能的公寓走去,两人已经同居一个月了,变态的屌丝吴能也是越玩越过分,昨天吴能就逼着美丽的刘雅穿上黑白条纹的女囚犯情趣衣服,自己扮演审讯者,用网上买来的情趣手铐反拷着刘雅素白细滑的手腕,让混血大美人半跪在玻璃茶几上有问有答玩审女囚的游戏。


  游戏中吴能专门提一些羞于启齿的问题让刘雅红着脸羞答答的回答,第一次做爱是和谁?在什么地方?用的什么体位?刘雅喜欢男人用什么样的姿势肏自己,刘雅全身的敏感地带。吴能不在乎刘雅回答的答案是什么,只是享受白富美被自己这样的屌丝玩弄在手里的感觉。


  想起昨天的事情刘雅就脸红,因为被拷了太长的时间,今天刘雅嫩白的手腕上都勒出了一道道红红的印子,今天在外交部的翻译司里上班刘雅只能穿着长长的衬衣盖住手腕。刘雅叹了口气,认命的拧开房门,心想不知道小畜生今晚又要怎样开销自己,「啊!」屋子里的情景让刘雅惊呼出来,地上撒着玫瑰花瓣,餐桌上点着温馨的烛光,穿着白色正装打着领带的吴能拿着一束鲜红的玫瑰花站在刘雅的面前。「嫁给我吧,雅雅,我爱你。」吴能深情的说。


  刘雅一时间没有回过味来,愣在门口,「为什么,你要干什么,要我穿着婚纱和你玩情趣吗?家里好像没有准备婚纱吧。」吴能笑着摇了摇头,「雅雅,我爱你,我是认真的,嫁给我吧。」刘雅白嫩的脸蛋瞬间绯红,咬着嘴唇说道:


  「吴能,你已经占有我的全部了,为什么还要和我结婚,多此一举吗,你是为了我的身体吗,还是我的心。我的身体你随便,我的心你是白日做梦。」吴能直视着刘雅带着水雾的委屈眼睛,「可能是咱俩肏屄,肏出感情了吧,我想给你一个交代,你知道你是反抗不了了,我只是想和你到民政局登记,你不用告诉任何人,通过婚姻我要永远把你永远的留在我身边,这就是我的目的。」说着吴能把玫瑰花束塞到了刘雅的怀中。


  「你说得对,那么多的把柄握在你手中,你根本不用征求我的意见,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和我结婚,你都永远不会得到我的心的。说吧,什么时间去民政局办手续。」刘雅嗅了嗅怀中幽香的玫瑰,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屋子。


  刘雅和冯哲闪电般的离婚了,接着又和吴能去民政局领了证,听到这些让人大跌眼镜的消息刘星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刘雅现在名义上是吴能的老婆,那就意味着两个屌丝分享性奴的约定作废了,虽然吴能把萌妹子刘赟推给刘星作为补偿。吴能这几步棋就算是把他自己基本洗白了,现在吴能和刘雅是法律上的夫妻,谁也没法说什么了,后面会不会是抛出自己卸磨杀驴。刘雅住到吴能的家里以后刘星就和表姐性感丰满的肉体彻底的告别了,今天刘星咬了咬牙来到了吴能的公寓。


  臭味相投的两人见了面还是一样的热情,吴能从刘星的手里接过一瓶红酒,两人坐在新买的沙发上同时举杯,两人互相看着对方一饮而尽,然后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你一杯我一杯的开始喝起来,「吴能,你小子艳福不浅啊,想把我表姐长期霸占吗。」吴能笑着点了点头,「刘赟给你,咱俩一人一个,怎么样,兄弟,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刘星哈哈大笑,冷冰冰的说:「恐怕你不是这么想的吧,你一个农村来的臭屌丝,靠着我电脑里的视频干了禽兽不如的事情,现在住在这样高档的公寓了,你还不满足,想和我表姐结婚,你以为你真能混入上流社会啊,告诉你,刘雅偷着和你领证的事现在家里只有我知道,刘雅的父母都不知道有你这样的傻屄女婿,我表姐不敢说的。」听了刘星的话,吴能也笑了,「这就是命,你电脑里有这样的好东西你不知道用,还是我帮你办的,你也肏到了我的老婆,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嫉妒我吗?没用,以后刘雅就跟我一心一意的过日子了。」刘星呵呵的冷笑,「嫉妒我可谈不上,我不知道你下一步要干什么,是把我卖出去,你自己坐拥两个美女,还是你和刘雅远走高飞,你知道事情没有完呢。」吴能脸色也沉了下来,「你说呢,你怕了,来求我了是吗。」刘星接着冷笑,「你不仁别怪我不义,你要恨也不要恨我,这都是韦雪告诉我的,一定要除了你我才能安心,刘雅,刘赟姐妹花我就替你保管了。」听完刘星的话,吴能突然感觉腹部一阵钻心的绞痛,「妈的,你在酒里下了药,你他妈不是人,你害我,你不得好死。」


  「我都说了,不要怪我啊,是韦雪那个贱人告诉我一定要除掉你这个杂碎。」吴能面容扭曲的冷笑着,突然刘星也感到自己的胃中一阵剧痛,「呵呵,韦雪电话里也是这么和我说的,她告诉我弄死你,再把你和刘赟乱伦的视频发出去,就说你自杀的,以后韦雪,刘雅都是我的,妈的咱俩让她玩了。」说完这句话吴能翻身栽倒在地板上,鲜血从嘴巴里喷了出来。「韦雪我肏你祖宗。」刘星也一口血喷了出来,感觉世界慢慢的黑了下去。傍晚刘雅回到家中,打开门看到客厅的一幕,吓得一声惨叫,两腿一软瘫坐在地上,邻居叫来了警察,死者刘星,吴能。看着两人的尸体,刘雅瘫软在门口好像傻了一样。


  事情结束的也很有戏剧性,最终刘雅通过父母的力量洗清了自己的嫌疑,可是至于刘星和不认识的男人死在一起在家族中也引起了轩然大波,刘雅百口莫辩,最后干脆闭门不出,翻译官的工作也请了长假。刘赟摆脱了纠缠自己的噩梦,重新回到了阳光下的美好生活,开始有条有序的准备出国留学的事情。吴能和刘星的下场既可悲又可笑。


  【完】
--- 我是有底线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