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凌辱

不要相信广告 都是骗人的
清冷的雨水从我的脸上滑落,我站在这个破旧的筒子楼门口,任凭雨水的冲刷,看着远去的警车。不知道应该何去何从。
  原来,一个没有背景和势力的男人,是这样的无能。
  三天三夜!整整三天三夜的羞辱。作为一个男人,我的自尊被彻底践踏,我心爱的女人,被吴鹏他们凌辱到再次崩溃。而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就这么看着。。。
  他们还放了狗进来舔我的鸡巴,我的鸡巴居然是硬的。。。不知道他们在我鸡巴上涂了什么,那条该死的、脏兮兮的流浪狗居然把我舔到射出来。
  看着他们凌辱我老婆,看着他们在我老婆的身体里不断的射精,看着我老婆在高潮的折磨下苦苦哀求他们。。。我不仅勃起了,居然还被一条流浪狗舔到一次次射精!
  这是我这辈子所经历的最黑暗的三天。我就那么赤裸裸的绑在椅子上,一次一次的被狗舔到射精。看着他们把韩玲操到彻底崩溃,是的,三天的轮奸凌辱结束的时候,韩玲的精神已经完全崩溃了。我的精神,也在那一刻完全崩溃了。
  从他们一边凌辱韩玲一边交谈的内容中,我知道了前因后果。这帮人并不知道韩玲找了哪家医院,只是知道她一定会找一个地方把身体里的这些珠子取出来。所以他们只是最近一直轮流跟着她罢了。
  那天韩玲打车奔郊区,他们就知道时候到了。当天负责跟踪的那个人就马上通知了所有人。这其中有一个警察,应该是个刑警。他最早赶到这家私人诊所。在韩玲已经被麻醉后他进去谎称办案。带着其它陆续赶来的人把没有意识的韩玲从后门带走了。而我还傻乎乎的在正门观望,他们从容的把韩玲带到另一个县城中他们提前准备好的调教室里,那是一个废弃的筒子楼,是之前一个县办企业的员工宿舍。这帮人把这里租下来重新收拾了。在这里给她又打了一针麻醉后,对她的身体又进行了一次入珠升级改造。
  同时安排了几个人过来劫持我,我当时在门口傻傻的等了一下午。其实是他们往返路程比较远,要不我早就被他们抓回来了。我在那间屋子里醒过来的时候,韩玲其实刚刚被他们做完入珠升级的身体改造。
  他们取出了韩玲阴道里的全部磁珠,在相同的位置重新植入了和乳头、阴蒂里一样的电磁珠。韩玲阴道里的电磁珠日常状态下互相排斥,最大限度的拉开距离,这就好像一个隐形的扩阴器时时刻刻把韩玲的阴道撑开到最大的状态。
  而阴道口和子宫口一圈的电磁珠在互相排斥的情况下,这两组磁珠却是互相吸引的,这样一来韩玲的阴道口就始终保持撑开的状态,子宫口下垂并且宫口打开到5毛钱硬币的大小。同时阴道被向四周最大限度撑开。基本上鸡巴插入一半就可以顶在韩玲的子宫口上。阴道壁却基本碰不到鸡巴,阴道口在电磁珠的作用下,再也无法勒紧鸡巴的棒身,只能是轻轻的握住。
  韩玲膀胱里的磁珠没有动,但他们给韩玲尿道口植入了一圈新的电磁珠这些电磁珠日常状态是相互吸引的,也就是说除非韩玲膀胱里的压力大到足以冲开这些磁珠,否则她根本尿不出来,从膀胱失禁出来的尿液会积存在尿道里,不断的冲击尿道,给韩玲带来难以言喻的痛苦。
  这些男人在自己身上植入了一个小米粒大小的感应器。当这个感应器进入到韩玲阴道里以后。这些电磁珠就会发出反向的磁力,阴道会收紧。尿道口的珠子则会失去磁力,这时候韩玲可以靠自身的力量去控制尿道口的括约肌。
  这些感应器如果没有进入阴道,只是在韩玲身边一米范围内的话。韩玲的阴蒂和乳头里的电磁珠会放出微弱的电流,让她的乳头和阴蒂快速的兴奋起来,韩玲将快速的进入发情状态。但如果不去触摸的话,不足以达到高潮。
  超出一米以外则韩玲身体上的这些磁珠就不会产生反应。
  最后他们在韩玲的子宫口注射了药物,她的子宫口将变的很麻木,而且是永久性的。韩玲以后不论发情到什么程度,单纯对子宫口的操弄,都不会让她得到高潮,而且子宫口的扩张也不会让她感觉很疼。但是用力向阴道口突出的子宫口,却在扩张状态下努力张开宫口用力的去套弄抽插的鸡巴,给男人带来极大的刺激。
  这样一来,在感应器没有进入到韩玲阴道的情况下,这些男人的操弄,只会是男人爽,而韩玲却只能一直保持发情,扩张的阴道里大量分泌淫水把鸡巴泡在里面,却怎么操都无法被操到高潮。但如果感应器进入阴道,比如吴鹏的感应器就植入在鸡巴上,那阴道就会紧紧的收缩包裹住鸡巴,这种包裹的力量要比韩玲自己用力夹紧阴道的力量大的多。韩玲就会快速的被操上高潮。同时尿道口约肌也恢复了自由,可以畅快的失禁和潮吹。
  当吴鹏细心的跟韩玲解释完她身体的变化后,韩玲的表现是不屈的。她叫骂着要报警,只要她能活着出去就报警!
  这些男人只是淫笑,好像韩玲只是在讲一个笑话。然后轮奸就开始了。
  韩玲的身体在这些男人的围绕下,阴蒂乳头始终被微弱的电流刺激着,一直保持在高度勃起的状态,可这些男人却没有一个人去触碰它们,就让它们直愣愣的立在韩玲娇弱的身体上渴求爱抚与刺激。尤其是阴蒂,这种状态下,稍微刺激一会儿马上就会高潮。可这些男人却只是看着,没有碰一下。
  他们只是轮流将勃起的鸡巴插入韩玲那被电磁珠扩张的阴道里,那里面滚烫的淫水泡着他们的鸡巴,扩张的子宫口用力的顶着龟头套弄。他们插的越用力子宫口向外顶的力量也越大。根据他们操韩玲时候兴奋的叫喊,我知道他们大力操弄韩玲的时候,她的子宫口已经吞进了半个龟头。阴道口轻轻的包裹着他们鸡巴的棒身,就好像一只温柔的小手轻轻的握住鸡巴上下套弄而韩玲的子宫口就好像一个极其柔嫩的小嘴套住龟头仔细的口交一样。看他们兴奋的样子,应该是极其舒爽的感觉。
  他们一个个兴奋的射精在韩玲的子宫里。可韩玲却只能保持在极度兴奋的身体状态下完全无法高潮,因为她的子宫口是麻木的。她的阴道肉壁在阴蒂和乳头的发情刺激下十分敏感,不断的分泌出滚烫粘稠的淫水浸泡着鸡巴,可是这些柔嫩敏感的肉壁却总是差一点碰不到这些高速抽插的鸡巴,偶尔的碰触也只是轻轻的擦过。每一次鸡巴和阴道壁的轻微摩擦,都让韩玲浑身打一个激灵。
  他们还在轮奸的过程中不断的给韩玲灌水。韩玲的小肚子慢慢鼓了起来。
  那里面憋满了尿,可是韩玲怎么都尿不出来。因为她括约肌的力量,无法打开被电磁珠锁住的尿道口。越来越多失禁的尿液被憋在尿道里,回不去也出不来。
  即便在这样的状态下,韩玲依然没有屈服。直到最后吴鹏的插入,韩玲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缩紧的阴道肉壁紧紧的包裹着吴鹏的鸡巴,在吴鹏的抽送下不到一分钟就登上了绝顶高潮。而且从吴鹏的鸡巴进入阴道的同时,韩玲就开始不受控制的失禁了。由于吴鹏的高速抽插,韩玲失禁的尿液无法畅快的喷出来,只能伴随着吴鹏的每一次抽出喷出一股。高潮的时候更是爆发了壮观的鲸喷潮吹。她始终保持高度勃起的乳头也在高潮的时候喷出了乳汁,屁眼里也流出了肠液。这是之前吴鹏对她改造的结果。
  吴鹏在韩玲高潮还没有完全结束的时候拔出了鸡巴,韩玲膀胱里的尿液并没有完全排空,她被灌了太多的水,刚才的失禁加上潮喷也只只是出来了一半左右。吴鹏鸡巴离开阴道的同时,韩玲的尿道口再次被磁珠锁闭起来。
  难受的韩玲在妇科床上剧烈的挣扎,可是绑的太紧了,她无论怎样都无法挣脱。但是尿道里被强制憋住的尿液对尿道的刺激又太强的,这种来自尿道的酸楚让韩玲难受的无所适从。
  然后旁边的人开始给韩玲灌入大量加了利尿剂的水,吴鹏也开始了第二轮的抽插。韩玲的高潮还是来的很快,而且强度很大。但是吴鹏依然不给她排空膀胱的机会。而且从这一次开始,只要韩玲高潮开始潮吹,吴鹏就会快速的抽出鸡巴。让韩玲无法完成畅快的喷潮失禁,这也导致韩玲每一次高潮都被破坏在高潮爆发的最高点。
  吴鹏操操停停足足半个多小时才射在韩玲的体内。韩玲好像刚蒸完桑拿的样子,雪白的酮体被汗水覆盖,浑身瘫软,只有屁股在难受的抽搐着,那是一直无法彻底高潮和长时间憋尿两种感觉混合在一起导致的胯部肌肉痉挛。
  这时候吴鹏对韩玲说,想离开这里。就必须宣誓重新成为大家的性奴,还有,就是在接下来的所有高潮中,只可以潮吹,不可以失禁。宣誓成为性奴并且做到了。才放她走。要不就不可能放她离开。这个时候,只是第一天的晚上。。。。
  之后,这些人便开始对韩玲展开了惨无人道的高潮折磨。除了吴鹏以外,其它人的感应器基本都在手指上。他们会用没有感应器的手指或者电动鸡巴去刺激韩玲扩张的阴道肉壁,主要集中刺激她的G点,她会快速的进入高潮临界点,这个时候如果没有尿道口的磁珠锁闭,韩玲是一定会失禁的。可是现在由于尿道口被锁闭,怎么都出不来。
  男人们每当看到韩玲的乳头开始渗出乳汁了,就知道她到高潮临界点了。
  韩玲的身体被改造的毫无隐私可言,什么时候发情,什么时候到高潮临界点,什么时候高潮,都在她乳头和阴蒂的状态上一目了然。
  男人们在韩玲到达高潮临界点后,会用植入了感应器的手指插入她的阴道。韩玲每一次都在尿道口括约肌得到解放的瞬间失禁而出。男人们会在她失禁的尿流由弱变强最后达到激射而出的状态时,快速抽出植入感应器的手指,而我老婆韩玲则每一次都在失禁决堤的最高点被死死的憋回去。我虽然看不到老婆此时的尿道口是什么样子的,但听这些男人嘲讽的话语,我知道老婆这个时候的尿道口是高高鼓起来的,里面奔涌的尿液用尽全力的要冲出来,可却失败了,留下的,就是老婆韩玲尿道里无尽的酸胀感。而且胀的老婆到了无法忍受的程度。
  男人们不等韩玲平复自己难受的身体,就又会换一个人来继续快速的把她推向下一个高潮临界点,然后再重复刚才的步骤。韩玲从最开始的挣扎叫骂,到后来开始努力的去憋住自己不要在高潮到来前失禁。因为失禁了就不会被男人们弄上高潮,只能不停重复高潮临界点。而且每一次失禁后被强制憋回去实在太难受了。刚开始还能咬牙挺住,到后来韩玲已经完全无法承受这种没有尽头的凌辱了。
  更可恨的是男人们还隔一会儿就给韩玲灌很多水,本来就尿不出去多少的韩玲在长时间高潮临界点和失禁回憋的折磨下。终于妥协了。当她大喊着宣誓成为他们性奴的时候,我的心好像被一把利剑穿透,心脏剧烈的痉挛。
  胸闷的喘不上气,更羞耻的是在这一刻。。。。我被那条该死的狗舔到射精了。。。。。。。
  原以为终于妥协下来的韩玲会得到稍许的轻松。可接下来却是更加变本加厉的凌辱,那一幕好像刻在我脑海里一样,历历在目。。。
  “主人!主人们!主人们!求求你们了,我做你们的性奴,我宣誓永远做你们最听话的性奴!给我高潮吧!让我尿尿吧!求求你们了!我受不了了。
  玲奴真的受不了了!不能再来了!呜呜呜呜。不能~~啊~~啊~~不能再来了。
  让我高潮,让我尿尿,求你们了让我出来一次吧!”韩玲涕泪横流的说道。
  “很好,那主人们就满足你好了。想尿尿啊还是想高潮啊?”那个刑警调笑着说道。
  “尿尿!尿尿!玲奴要先尿尿!!”韩玲忙不迭的说道。
  “好啊,那你就尿吧。”刑警说完跟旁边人使了个眼色,大家都停下来看着韩玲,没有人再碰她。
  “我。。。我。。我尿不出来。。。我憋死了!我真的尿不出来,呜呜呜。帮帮我。。。求求主人们帮帮我。。。呜呜呜呜。让我尿出来吧。尿道里面酸的不行了,要胀破了!真的酸死我了。。。呜呜呜呜。。。”韩玲哭求道。
  “尿尿得靠你自己,尿不出来就是膀胱的压力还不够,压力足够大的时候是会冲开电磁珠锁闭的。来!给我们的玲奴增加点儿压力!”吴鹏说完,从旁边拿过一大瓶矿泉水,往里面加了利尿剂。递给站在韩玲头部旁边的一个黄毛,黄毛笑嘻嘻的结果去开始给韩玲灌水,韩玲被绑在妇科床上,只能被动的被捏着嘴快速的喝完了一大瓶水。
  韩玲原本已经高高隆起的小腹,在灌水后半小时隆起的更大了,好像一个孕妇。韩玲哭着喊到:“求求主人们让我尿尿吧!我真的要憋炸了!真的!
  真的!我不行了啊!!!”
  男人们还是看着她,大概过了五分钟,韩玲突然浑身绷紧,大叫一声,一股尿箭从她的尿道口激射而出。她膀胱的压力终于大到冲开电磁珠的锁闭好像高压水枪一样射了出来。这一下的压力很大,射出来的尿柱被站在她两腿间的刑警躲开后,射出去足有四米远打在墙上溅起一团水花。
  可是憋到极限的韩玲也只是尿出了这一股,就又尿不出来了。韩玲的哭喊声用撕心裂肺来形容都不足以表现她当时的那种难受状态。
  “还尿不尿了?还想尿就再灌一瓶,只要压力足够大,你就还能尿出来点儿。”吴鹏笑着说道。
  “呜呜呜呜。。。我不尿了,我不喝水了。我不尿了。。可是我憋不住了我要尿尿。我尿道里酸的要死了!我要憋死了!憋死了!”韩玲一边说一边哭一边用后脑勺用力的一下一下撞击着妇科床。
  “不尿了?那就给你高潮吧,高潮前不许失禁啊!要不就不给你高潮了。”
  吴鹏说完,周围的男人们又像苍蝇一样呼了上去。一轮新的轮奸盛宴又开始了。男人们玩弄着她的身体,享受着韩玲扩张的子宫口带给他们的极致享受。
  然后在她扩张的阴道里不断的射入新鲜的精液。可每一次韩玲尿道口恢复自由的时候,她都无法控制自己不失禁。所以她也没能得到任何的高潮。而是无休止的挺着憋满尿液的小肚子一直徘徊在高潮的临界点上,不断的重复着地狱般的奸淫和凌辱。
  期间男人们每天只给筋疲力尽的韩玲睡4个小时,但依然不给她痛快尿尿的机会,她只有在高潮临界点上失禁的时候尿出来一点,尿的最多的时候,都是她膀胱达到了极限压力的时候,射出来的那一股尿箭。不过男人们很快就又灌了水给她。
  韩玲的身体在极限憋尿的状态下始终处于高潮的临界点。男人们射入的精液已经灌满了她柔嫩的子宫,在短暂的休息时间里,可以看到韩玲被电磁珠扩张的阴道口里不断的流出精液。虽然他们给了韩玲每天4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可韩玲其实并不能好好的休息睡觉,因为她一直极限憋尿。而且男人们每次离开去休息的时候,都会给她的阴道里放一颗直径1厘米,长度2厘米的阴蒂跳蛋。
  这么小的跳蛋在韩玲被扩张到最大限度的阴道里恣意跳动着,不足以让韩玲达到高潮,但却可以让韩玲阴道壁的嫩肉始终处于高度兴奋状态,不断的分泌着淫水。等他们休息够了回来的时候,韩玲的屁股下面淫水流的都滴到了地上。所以韩玲基本是没有睡过的,长时间的无法入睡,加上身体被高度刺激又无法泄身,还有那一直憋在接近极限值的尿意。让韩玲在第三天的时候完全崩溃了。这种熬鹰的方法,韩玲能坚持到现在,其实我也是很吃惊的。
  她诅咒发誓绝不报警,好好听话,永远做性奴。只求能换来一次高潮泄身,并且能让她好好的尿完,不要强制憋回去。
  “玲奴看来是真的愿意做我们的性奴了。这样的话为了我们以后能愉快的玩耍,你得配合我们做一出戏啊~”吴鹏说道。
  “什么都行,什么都行,主人怎么说我就怎么做!让我高潮,让我高潮。
  让我尿尿!求求主人们了!求求你们了!”韩玲赶紧答应道。
  男人们分别拿出手机,开始给韩玲转钱,并注明了“炮费”“嫖资”
  “操逼服务费”等字样。然后吴鹏拿过韩玲的手机逐一收了这些嫖资。旁边的刑警则拿出电话播了出去。
  “老王,我发现一个卖淫女在接客。你带几个人过来一趟,嗯!我在这儿盯着呢!位置我发定位给你。好,多长时间?半小时?你快点儿,一会儿完事儿跑了!好,好,嗯。”刑警挂了电话跟周围的人摆了下头,说道:“最后一轮,操的狠点儿。”
  然后刑警就转身出去了。吴鹏过去解开了韩玲,被绑了三天的韩玲现在浑身无力,一滩烂泥一样的从妇科床上下来就软在了地上。但是终于获得自由的双手还是下意识去揉搓自己的阴蒂和乳头,她太渴望一次高潮了,她知道只要揉一揉,自己很快就能登上一次高潮。
  可吴鹏却过去一把抓住她的两只手,拉着举过韩玲的头顶,让她双手举高跪在他的面前。
  “主人有让你自己高潮么?给我口交!亲硬了我操你,这一次肯定让你高潮,并且让你尿个痛快!”吴鹏抓着韩玲的双手说道。
  “是,主人。”韩玲刚才应该听到了刑警的电话,我想她应该已经丧失了理性的思考能力,因为她对即将发生的事情毫无反应,她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对高潮和放尿的极度渴求上。
  在韩玲的口交下,吴鹏的鸡巴很快就坚硬似铁了。吴鹏把韩玲拉起来让她双手扶着我面前的单面玻璃,屁股撅起来。他从后面插入了韩玲饥渴的阴道。双手则绕到前面抓住她的双乳,吴鹏和我说过,他的双手手心和鸡巴上都植入了感应器。现在他双手握着韩玲的乳房,鸡巴插在她的阴道里。可想而知韩玲目前的兴奋度会有多高。
  “啊~~~啊~~!!”在吴鹏鸡巴插入的瞬间,韩玲爆发了三天来最欢愉的喊叫,没有任何痛苦的成分,只有爽快!久旱逢甘霖的快感!她的阴道终于缩紧了,紧紧的包裹着吴鹏的鸡巴,这样的快感让她手足无措。她终于可以任凭尿液失禁泄洪了。
  老婆此时和我面对面,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她的脸,她哭了,不是之前难受崩溃的哭泣,而是。。。而是。。爽哭了。。。。
  从吴鹏插入的同时,韩玲就开始了失禁,她的高潮来的很快,她身体里的性欲已经积攒到了一个她无法承受的高度。吴鹏的抽插让她快速的直奔高潮,并且一个连着一个,她的乳汁不断的喷在我面前的单面玻璃上。她性奋的口水都流出来了,眼泪也流个不停,可以说她现在爽的涕泪横流。
  “啊!主人!啊!给我!我又来了,我又来了!啊!!!喷了!喷了!”
  韩玲叫喊着高潮着,一个高潮还没有完全结束就被操到了更高的一个高潮,鲸喷的潮吹打在地上溅起水花。韩玲浑身颤栗,痉挛抖动着雪白的躯体,却双手用力扶住面前的镜子让自己保持姿势,不要跌倒。因为下一个高潮又来了。她要保持住自己的身体不要脱离了后面狂风骤雨操弄自己的鸡巴!因为她的高潮来的还不够,她憋了太久太久了。而且她的尿还没有尿完,她要借助鸡巴操弄时候的失禁和一次次的鲸喷高潮让自己尽快把膀胱泄空!
  在韩玲高潮了十几次后,吴鹏终于大吼一声在她身体里射了出来。吴鹏退出韩玲的身体后,其他男人变蜂拥而上,这一次他们是两两一组,抱着韩玲前后夹击,屁眼和阴道同时被两根粗大的鸡巴大幅度的操弄着。
  没有了感应器在阴道里,只是鸡巴的抽插韩玲不会高潮,但是她敏感的屁眼却可以轻松被操到高潮。只是她重新锁闭的尿道口让她在轮奸的高潮中无法再获得潮吹的快感。
  就在男人们最后一组两个人前后操着韩玲的时候,突然传来了急促的窍门声!
  “咚咚咚!咚咚咚!”
  “警察!开门!快开门!”门外传来了警察严厉的声音。可他们只是在急促的敲门,却没有破门而入。韩玲在敲门声响起的同时浑身剧烈的一个激灵。然后她开始了高潮,连续的一次连着一次的高潮!这让我想起了吴鹏之前对韩玲的身体改造,在火车直播的那一次!
  两个男人很快前后射了出来。韩玲坐在地上,双腿M形分开,这时候我可以清楚的看到我老婆的下身,只见她的阴道口是张开的状态,阴道和屁眼里在一次连着一次的高潮中不断喷出阴精和肠液同时夹带着大量的精液,她的乳头在不断喷出乳汁,乳头和阴蒂的形状呈现出微型鸡巴的样子。伴随着每一次阴精的喷发她那紧闭的尿道口都鼓起来足有1厘米的高度,可见她每一次高潮都伴随着潮吹喷尿,可是喷不出来。
  旁边的男人们迅速穿上裤子,这时候我发现吴鹏不见了,他是这一轮第一个操韩玲的,可能是操完就躲出去了。我都没有注意他什么时候离开的。
  男人们穿好了衣服后有人过去打开了门,四五个警察鱼贯而入,领头的就是那个刑警!
  “都靠墙蹲下!身份证!”一个年轻的警察大声喊道!
  这些男人全都乖乖的靠墙蹲好,刑警对旁边的一个老警察说道:“老王,就是这女的!我看她领着这帮男人进来就肯定没好事儿!看看!这刚操完!
  她倒是爽了,还没过劲儿呢!我去!还在喷,这是有多爽啊!”
  “你们什么关系?”另一个年轻的警察问道。
  “我们是嫖客!她是鸡!她带我们来的!我们都给了钱了!”黄毛首先答话,说着还拿出手机给警察看他的转账记录!
  那个刑警,不!是黑警!他走过去拿起韩玲的手机,抓起她的手指解了锁,打开微信,一条条的转账记录和收款后的笑脸表情回复,以及“谢谢哥哥”“逼好哥再来”“下次给你免费”等等回复记录赫然在列。黑警把手机递给旁边的警察,说道:“拿回去当物证。”
  “你是出来卖的?知道卖淫犯法么?”年轻警察走过去问地上坐着的韩玲。她还在张开双腿不断高潮着,年轻警察走过去差点儿被刚刚喷出的一股阴精射在裤子上,嫌弃的往旁边躲了一步。
  “我。。我不是。。啊~~啊~~又来了!!又来了!!!啊!!喷不出来!难受!难受!啊~~哎呀~~不行!不要看我!!来了!来了!又喷了!”
  韩玲一边不断高潮一边努力的想解释,可是不断的高潮和锁闭的尿道口让她连话都说不利索!
  “都喷一地了还喷不出来?不要脸!带走!带走!别问了!你见过哪个鸡抓她的时候主动承认的!要不就说是男女朋友,要不就说是第一次!都这个德行!”老警察不耐烦的说道!
  年轻警察从旁边拿过韩玲的一件外套给她简单披了一下,就拉她起来拖出去了!一路上韩玲还在不断的高潮。她努力的想说什么,可她一张嘴先出来的都是高潮的淫叫和无法潮吹的难受喊叫。中间夹杂着几句辩解根本听不明白她在说什么。按照我之前了解的,韩玲在极度羞耻的状态下受到惊吓,这样连续的高潮会持续二十分钟左右。
  韩玲被带上警车的时候,吴鹏拉着赤身裸体,手背反铐在身后的我正站在走廊的暗处看着,警车后门关上的时候,我还看到韩玲射出的一道阴精从车里以一道漂亮的弧线飞了出来,夹杂着精液的阴精在夜色下呈现出耀眼的白色,十分显眼!
  吴鹏用力的按着我的嘴,而且他在拉我出来的时候照着我肿胀的蛋蛋狠狠踢了一脚。我疼的腰都直不起来,但还是拼命挣扎想喊出来。却没能发出任何声音,眼睁睁看着警车开走了,吴鹏才松开我。我反铐着双手全身赤裸的追出去,却只看到警车渐行渐远。漆黑的夜色下只有闪烁的警灯十分刺眼!
  下雨了!清冷的雨水从我的脸上滑落,我站在这个荒芜人烟的废弃厂房门口,任凭雨水的冲刷,看着远去的警车。不知道应该何去何从。
  “兄弟,我们的游戏还有效!你只要能把你丈母娘调教好,我们就放了你老婆,不再骚扰她!今天她就有案底了,卖淫!并且我们单位也会知道这个事情,毕竟她会被拘留15天!我们这几个人里你看到了,有警察,有黑社会。还有政府里的小官儿。说来巧了,其中就有这个县支行的小领导。等韩玲放出来,我们会要她主动提出调职来这个县的支行上班。我们银行的领导知道她卖淫这个事儿,虽然不好声张,但她主动要求调职肯定会乐意同意的。
  然后这个县的支行也会不计前嫌收留她的。毕竟我们那个哥们操她还没操够呢!哈哈哈!”吴鹏站在我身后说道,雨水一样打湿了他的衣服,但他兴致很高,完全没有避雨的意思。
  “给我解开!”我回头看着他说道。
  “没问题,不过你现在不够冷静!钥匙我放在刚才关你的屋子里了,等会儿我们说完话你回去自己找吧。看到这栋筒子楼了么?现在是我们的了,很便宜的!等韩玲过来这个县上班,她就会租住在这里,我们会把其它房间对外出租。这有三层!每层10个房间!房间里你也看到了,标准的筒子楼,上世纪的产物,一条长走廊,每个房间都是一个独立的开间,带一个阳台。
  没有厨房,每层只有一个公共卫生间,洗漱上厕所都在哪儿。一个长水槽五个水龙头,卫生间进去5个独立的厕所隔间不分男女!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以后租住这里的都是农民工和社会底层的人!你老婆一个知识女性,以后就要和这些人生活在一起了!”吴鹏越说越兴奋。
  “禽兽!我会去报警的!要不你就现在杀了我!”我狠狠的说道。
  “报警?不是报了么?你老婆刚被警察带走!她是不是卖淫警察会给她一个说法的。哈哈哈。我们操她给钱了!不白操!”吴鹏得意的说道。
  “你!”我竟然一下接不上话来。
  “想说什么?欲加之罪?对啊!就是这么设计的!既然淫照啊,乱伦视频这些东西都不能真正的控制她。那索性就硬上呗,硬上她会报警啊,怎么办呢?那就设计一下来个恶人先告状喽!幸好我招募的这帮淫棍里有个警察。
  还是他办法多!后面我们还会不定期的抓她几次卖淫,让她卖淫这个事儿在警局的案底留的厚一点儿!到时候看她还怎么报警?我们当中那个黄毛,他是个混夜店的小毒贩,下次再抓你老婆卖淫的时候,给她吃点儿摇头丸,到时候一验尿,阳性!哈哈哈,更说不清楚了。”吴鹏继续说道。
  雨停了。。。我没接吴鹏的话茬,我不知道说什么。
  “我们的这帮兄弟进去溜达一圈儿,今天晚上交了罚款,就都出来了。
  你老婆拘留这15天,估计有罪受了!”吴鹏没搭理我,继续说道。
  “你们还要去拘留所里折磨她?真的没有王法了?!”我大喊道。
  “别激动啊!兄弟!我们都是守法良民,拘留所尤其是女监,我们也进不去啊!不过你是不是忘了,你老婆现在没有我们几个的帮助,好像不憋到生理极限是尿不出尿的!哈哈哈哈。”吴鹏大笑道。
  吴鹏说完,我也一下反应过来,是啊!韩玲的身体现在无法正常尿尿。
  除非憋到生理极限压力足够大的时候才能冲开尿道口的电磁珠锁闭,射出一股。那韩玲这15天得憋成什么样?
  “我老婆又不傻,她会找狱警说明情况的!”我说道。
  “你以为黑警只有一个?你以为女监的警察全是好人?总有一两颗老鼠屎的嘛~哈哈。放心,我哥们早安排好了,拘留的时候会找个理由关她单间的。
  没人搭理她。憋着吧!一个犯人尿不出尿算什么大事儿?关键是她又憋不死,憋到生理极限的时候不是能尿出来吗?”吴鹏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刚才说我们的游戏还有效?可是你们现在这么多人,凭什么他们会听你的!”我说道。
  “因为我是组织者,而且这个游戏他们也很喜欢,所以你只要完成游戏并取得胜利,你老婆还是你老婆。但是现在我们人多了,所以游戏规则需要变一下!给你两个月,调教好你的丈母娘,然后让她们娘俩PK。当然不是只PK一局了,PK半年!这半年中每一次调教比赛都会有个输赢的结果,半年后谁的得分高,谁就赢了。你赢了,我们不再骚扰你老婆。不过你的丈母娘要给我们玩儿半年。半年之后我们不再打扰你们。如果你输了,你老婆归我们继续玩儿。你丈母娘我们也不稀罕,但是你有机会两个月后再来PK,时间还是半年!怎么样?你接受还是不接受呢?反正你接不接受韩玲我们都吃定了。
  你接受的话还能有机会把你老婆要回去!哈哈哈。”吴鹏说道。
  “我会和韩玲共同面对你们,凭什么一定要被你玩弄?”我瞪着吴鹏说道。
  “可以呀,随便,不过这三天的遭遇你和韩玲就要经常性的体验一下了。
  而且我保证下一次就不是三天了。或者我们可以在下一次的时候给你们两口子注射毒品,听说毒品控制一个人最有效了。”吴鹏依然笑嘻嘻的看着我说道。
  “你个禽兽!好!我接受!”我说道。
  “禽兽~我接受你的褒奖!哈哈哈。那就这么说定了。回头这个筒子楼里我给你留间房,方便你观察我们是怎么调教你老婆的。走了!回头见。”
  吴鹏说完就向远处走去。留下我赤裸裸的站在这栋破旧的筒子楼前,在黑夜里吹着冷风,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这个夜晚,真黑!真冷!
  【完】
--- 我是有底线的 ---